butter老吐司

LONG LIVE THE KING
“bitch” “jerk”



佛系选手 主食欧美的冷圈发掘机 亚梅和loki(不单是影视)为底线 骂他们我就能把你骂到哭 rps磕Brolin和就你扣j2 sammy girl和dean girl 啪嗒宠爆 圆桌骑士团最宠高汶 高汶亲的 二宠小莫 不定期入坑 为热圈写文 为我冷圈发电 韩混EXO(淡)很好说话 私信都会看和回复 有什么想法欢迎私信我!最后 请多多喜欢我!(闭嘴

文手又开始调图了
第一张最喜欢!因为超级好调x
第二张只是补色调亮了一点因为原图差不多x
三四是同一张,三是修复结果修歪了的结果:( 原图太糊了

新坑前奏

*还记得柯克兰的公式吗

开始搞ME,正剧be向,战争AU(大约为二战)长篇或中篇,和灰背隼一样慢流。虽然会咕咕咕但是绝对不会轻易弃坑!!!会有大篇私设,会有EM出现(我无差)清水,(其实就是不会开车只会脑内和口头开火箭)cp洁癖也可放心食用。非常慢更,主业学习。文字在发出来之前会反复修改,我认为的纰漏均会改正,慢更请耐心等待。

亚梅在想适合的背景,并且尝试不ooc设定。很遗憾目前没有合心意的。不过会尽量在开学前写出来梗概,结尾不定,hebe看走势。

ooc是我的  故事与感情是他们的

纯粹娱乐  请勿当真

作业和沙雕齐飞的摸鱼  想问问如果要当美术生要从哪开始(什么都不懂的菜鸡流泪)

【AM】回忆现实

七夕快乐!!!

是现代AU一发完,感情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食用愉快

(我取名废/死平  题目不管就行/菜鸡流泪发言)



可卡因,性欲,肉体,纸醉金迷。挥霍今天,再无明天。这是Merlin·Emrys现在的生活。

Mogana夹着一根烟,点燃,没有像往常一样优雅自持缓慢品尝。她猛吸一口,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就着旁边的壁台摁熄了烟,顺手丢在地上。“Mogana,那是Arthur定制给我的壁台,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死人的东西’,你是准备这么说吧。拜托Merlin,我也不是那种不长记性的。”

斜躺在沙发上的Merlin挑着眼角看着倚在那个价值不菲的壁台边向他翻了个白眼的漂亮女人,干笑了两声。Mogana看着沙发上的Merlin,颓唐堕落,又足够让人疯狂。惊心动魄,Mogana想着,涂了鲜红甲油的手指缓缓的顺起了自己那头漂亮的黑发。两人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所以,Merlin”Mogana扬了扬头,“你打算接下来干什么?”听话的人疑惑的歪了歪头,因为白粉的刺激而显得水漉漉的眼睛装满无辜,病态的白色皮肤衬的唇瓣更加艳丽诱惑。

Mogana看着Merlin,心肠不禁软了软,嘴边的话被重新组织了一下准备按下发送键的时候,Merlin瞬间堵上了按键的空隙。“怎么了Mogana,你连你弟弟‘遗孀’的生活都要操纵吗?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Merlin特意把“遗孀”二字咬的格外清楚。Mogana挑起修的整整齐齐的眉梢,冷哼从因为羞愤而紧咬的牙缝中快乐的溜出,砸在初冬早晨的空气里,只一声闷响。

空气凝滞。

“你不能,Merlin,你不能这样。”Mogana率先打破沉默,叹气道。闻言Merlin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缓慢而讽刺的试探着:“我怎么了,mylady?我还以为这是你希望看见的,毕竟你们Pendragon家族都这样不是吗?”

Mogana蹙起眉,心下不爽,她不喜欢Merlin,这个弟弟一直爱着的漂亮男人,但她也不喜欢曾经阳光纯洁的天使堕落成这样不堪。

“怎么不说话了,Mogana?”梅林翘起细长的腿,一下又一下的抛起有几分重量的打火机,然后看它在空中漂亮的翻转,再无可奈何的落回自己的手心。Mogana仍只是皱着眉头,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落地窗没有关,伦敦的冬日也不会有夏天的暖阳,房间里不断的灌进冷气,挤出来自壁炉的最后一缕热光。

打火机的金属盖子被翻起来,按下去,接口处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Merlin抬起用灰蓝颜料刷出的眼眸,快速的瞟了一眼Mogana,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还不想离开Arthur·潘德拉贡的肮脏遗孀的房子吗?Mogana,你什么时候像你弟弟一样没原则了。”

Mogana仔细的把每个字用心细细碾过,企图找出最后的的留恋,不舍,还有愧疚。不过很遗憾,看来她失败了。Mogana注视着Merlin那双曾经住着鱼的灰蓝眼瞳,徒劳的寻找着。但是除了放弃和无所谓,她什么都没有找到。

Mogana再次叹了口气,“Merlin,我不会再来这里,Uther和我都已经打了钱在你的账户里,足以让你生活完下半辈子,所以别再这样下去了,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像Arthur还活着那样,别让他失望。”也别让我们失望。Mogana想着,没说出最后一句。

Merlin看着Mogana,又像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他忽然笑了,“Mogana,我会的,我现在活的比任何时候都好。Arthur…已经是过去式了。放心,我已经在外面找好了房子,租金很合理,你们Pendragon的钱我不想要,也没必要。”说完就噤了声,低下头扣弄着打火机盖子上深深浅浅的凹痕。

“咔嗒”,偌大的房子里,又是Merlin一人。

夜色天幕杀死了白鸟,黑色的血液笼罩了城市。Merlin放下翘得膝窝疼痛的腿,赤脚踩过碎裂的酒杯和被酒液浸出暗渍的地毯,像踩过泥泞和荆棘丛生,Merlin戏谑的笑了笑,打开了冰箱。

冻硬的牛排在热油上滋滋的响,Merlin翻找着上次用剩的黄油,但是冰箱里的东西以及杂乱程度很明显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一个角落里面,Merlin有些费力的把它拿出来,正准备拧开盖子,被冷气冻僵的手肘处飘下来一张米黄的便利贴。Merlin接住轻薄的纸张,缓慢的读着。

“记得吃早餐,你最近胃不好,我把三明治和牛奶都热好了,记得吃完!不要…”是Arthur的便利贴,是他死去爱人的便利贴。后面的字模糊成一团,Merlin知道,是“不要喝酒”。

好像时间静止在这,所有的声音都慢慢消失,淡出他的耳际,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Merlin,早上好。”Merlin慌乱的转头,漂亮的金发,缱绻在他身上的蔚蓝眼波,嘴角熟悉的弧度。

Merlin干涩的仿佛永远不会再流泪的眼睛泛起厚重的水光,颤抖着重获新生的心脏,Merlin
吟出那个折磨自己的单词。

“Arthur。”

Merlin看着他从干净的地毯那里走过来,伸出手臂,一副想拥抱的样子。Merlin急切的迎上去,然后看着Arthur不带留恋的穿过自己的身体。Merlin不可置信的转身,什么都没有。

时间又开始溜达着前进,汽车的鸣笛,孩子的吵叫一瞬间又融进了Merlin的空气。

除了刚刚出现的Arthur,这里什么都有。

Merlin呆愣在原地,苦涩的泪水流到他的嘴角边,滴在他撑在桌边的手背上。

什么过去式,不过是清醒自由后看清了不存在的自我。自欺欺人,Merlin,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隔天,Merlin收拾了东西,回到了他的故乡埃尔多。Merlin站在床边,把Arthur曾经穿过的衬衫抱在手里,低头亲吻。

Arthur,现在我们在乡下了,我的农夫,你什么时候回来。

是给漂亮姐妹 @赐雪 的hp设 依然是菜鸡指绘